落殷

热爱世间美好万物

【双北】新人莫名其妙的无名短打



*文中的话出自《年华是无效信》

*很莫名其妙无厘头的激情短打,将会浪费你人生中的五分钟

*请多指教


今天也是被狗头拖累到半夜的一天。


何炅和工作人员笑着开着那个忙忙碌碌却好像什么都没干的人的玩笑,心里却盛着满满的甜意。


你拖累我们录到半夜挺好的,这样每一期可以和你多待好几个小时呢。


正放空自己,一双手笃笃地敲着何炅面前的桌子:“何老师走去最后一帕啦。”


“你知道吗?!小白他们嫌弃我!竟敢嫌弃一个盛世美颜!说我拖累他们不能睡觉!”


何炅笑了起来:“得了吧每次你当侦探就不能早早睡觉。”


看着四十多岁的人气的像个孩子,边走嘴里还嘟嘟囔囔的,何眼角又抑制不住的溢出满满的温柔气息。




工作人员陆陆续续的离开,灯光偏暗了,何炅安静的等待着最后再走。


然后肩膀就被猝不及防的挽住。

“炅你还不走哇?”

何炅被这温暖的触感愣了愣,来人说话喷出的温热气息在脖子间环绕,眼前的杂志一晃,心里的一面大钟突然敲响。


是,警钟长鸣还是什么?


突然何炅就决定了,人的心理真的很奇怪,表白与冲动只是一瞬间的事。


“撒你听我说。”


“被各种请黄锁环绕包裹的核,在温暖的液体中发出什么芽,将毫无关联的两人牵扯进同一个圆环里。甚至有很多时候,这种感情都会成为凌驾一切的主宰,让自己变成缺少了方向的地图,险些找不到回去的路。”


假装镇定的念完这一段话,何炅偏过头冲撒贝宁一笑。

“写的挺美的。我念给你听听。”


“这什么神奇小说?”

撒贝宁笑嘻嘻的握住何炅的手,看手下摊开的杂志。

是温热熟悉的触感,他熟悉这个人手掌的每一块纹路和茧子,熟悉他的每一个微小的表情。


“撒老师,你北大的智商呢?”下意识的说出这句话,何炅好像变成了一个嫌疑犯,安静的坐在桌边等待宣判。他抬眼


撞上的却是一双答案明了的眼睛,眼里有压抑的无奈与惊讶,滚动着一丝丝不明的情绪。


“何老师,这下面还有一段对不对?”


“还有一种,没有血缘的贵气,也不及爱情的普及。它来,挑了你身边的位置坐,周围的空气因为多出来的身体而变得温暖,随着呼吸进了身体,游过肺,经过心,到了脑,一遍遍的环游后,融进细胞。说话,举手,眨眼,微笑,嬉闹……血液的温度都比平时高了点,搞了那么一点,那一种情感的航路如了河道,涨起的水位线,一寸寸的,都是根深蒂固的蔓延。”


撒贝宁眼角的略微笑意似乎带着怜悯,他凑近何炅,一寸一寸,却没有那种温暖的气息打在何炅的脸上,他又开口了,很低很沉稳的声线,没有了平日里的戏谑。


——“我们是好朋友。”


“对不起。我以为你懂的,我们只是好朋友。”


眼前人恍如只是一个冷冰冰的法制节目主持人,嘴唇一张一合间淡然宣判着何某的判决结果。


何炅靠着强大的自控能力笑了起来,在各大节目的主持台上站了这么多年的经验,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撒老师看这种啰啰嗦嗦的言情?我是在这杂志上看见的,觉得很美。”


“嗯,是很美。”


然后便这样没了下文。





写作业时看到杂志上的话突然的短打,傻到感人而且莫名其妙,还烂尾辽……努力改了但是还是emmmmm一言难尽


请多指教哇


新人试写/双北同人短篇

“我们分手吧。”撒抿着嘴,突兀的说
“好。”何的手指在酒杯口边缘划了一下,点了点头
稀里糊涂回到家,窗外雨落,何无力地瘫在床上,想起自己刚刚的那句似乎轻描淡写的“好”
他会不会听到我内心山崩地裂的声音?
他会不会像我一样只是表面平静?
我们一直心灵相通一般,这一次却怎么也读不懂他的心思-
何回忆着刚刚晚餐时撒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想起他开口说分手的时候,额前有一根突兀的白发在微微颤抖。
像他那句分手一样。
何颤巍巍地伸出手,在黑暗中为自己的举动笑了一声。
还想给他拔下来呢,像以前那样。
都散了。
早就预料到了。
何默默打开微信,清了他看了上百遍还截屏又复制在备忘录里的聊天记录,然后犹豫了一下,又按下了红色键。
你好,再见啊。

两周后
何推掉两个饭局,匆匆赶回了家。
到家了才发现自己手上有一袋栗子糕,可是没有人会来吃了…
一定有一个人,正在给他买栗子糕吧?
何松开领带瘫在床上,手里的糕点滚落一地
“我好想你”何无意识的吐出了这句话

可惜他不知道,撒已经给他发了无数条消息,可是他收不到。

撒看着消息旁边的感叹号,无声的笑了。
挺好的,不用让他知道。让他生活重回正常的轨道。
消息很整齐。
都是四个字
“我好想你”

这是限定首尾然后随手写的同人
改了一下感觉还是很菜,套路普通故事也有点模糊
第一次试写呐
请多指教(´∇`)